真正爱你的男人,都很懂事


“康小姐,到了。”康雨霏有些恍惚,‘司机’何律师说话她才惊觉已到,轻‘哦’了声。


“康小姐,我就不上去了,楼上右边第一间便是主卧……”何律师说着就离开了。


康雨霏怔忡的站在台阶上,看着面前这栋三层的欧式别墅,木然地看着何律师上车离去。


一个月前,康雨霏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,本来挺高兴的,可是回到家,却发现妈妈倒在厨房里。原本以为的重感冒结果却是急性白血病。


入院后,一边进行化疗,一边寻找适合的骨髓,眼看着妈妈的病情越来越严重,却没找到合适的骨髓,直到十天前,这位何律师的出现带给了她希望,同时也给她带来了耻辱……


听着车子远去的声音,康雨霏推门进入了别墅,他们应该早就做好了准备吧,别墅里的灯都是亮着的,看了眼屋内,并没有看到人,她机械地上了二楼。


推开二楼主卧的门,地上铺着纯白的地毯,桔色的灯光暖暖地充盈着房间,她抬眸往房间深处看去,沙发上也铺着纯白的毛毯,还有雪白的大床,雪白的窗帘,窗帘微敞开着,里面一副巨大的落地玻璃窗。


她不由攥紧了双手,走到落地的大玻璃窗前,窗外的一切都似嘲讽,手掌心里沁出了细密的汗水,脑中一片空白。虽然每个女孩都会有第一次,但是她却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第一次会在这种情况下发生。


她刚刚高中毕业,还没谈过恋爱,更别说心爱的男人了,但是她没得选择的余地,即使即将失去女孩的第一次,她也不后悔。用自己的第一次,换来妈妈的生命,值得。况且除了那珍贵的骨髓,还有此时她极需的金钱。


只要怀孕,就有二百万,妈妈的手续费,住院费,营养费,都解决了,生下女孩,康雨霏能拿到五百万,若是生下男孩,康雨霏能拿到一千万。


这段时间,忙着照顾妈妈,她根本没时间去想,为什么对方要用这种方式得到孩子?


此时她脑中闪过一些想法,或许可以和金主先交流,如果她的妻子不能生育,她愿意借腹,愿意代孕,但是可以用科学的方法,不一定非要有身体上的接触。


可是她又有些害怕,怕惹恼了金主,不肯捐骨髓。这个世界,只要有钱,相信愿意为人生孩子的女人很多,可是妈妈的病不能再等了。这一个月来,适合妈妈的骨髓也只有这一个,错过了,她将失去妈妈,将失去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,她不能失去妈妈。


咬着唇,似是做出了决定,她深吸了口气,离开了落地窗,走进了浴室。


这是康雨霏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浴缸,可此时却没有泡澡的心情。听着哗哗的水声,脑海里不由出现了一个肚肥身圆的猥琐中年人,不由打了个冷颤,身体更像是掉进了冰窟,她甚至想不顾一切地逃离。


迅速的冲了个澡,刚想动,外面却传来了脚步声,康雨霏的心脏地收紧,脸色更是瞬间失血,她想藏起来,甚至希望自己有魔法,可以立即从这间房里消失。


脚步声更近了,康雨霏双手紧抱着自己,她甚至看到自己的双臂在颤抖,喉咙里似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,想叫却又发不出声。


“你在害怕?”醇厚的声音在康雨霏头顶响起。


“啊!没……只……只是不习惯。”颤抖的声音出卖了她心里的恐怖。


“不习惯和男人接触?还是不习惯陌生人?”男人并没有碰她,可是她就是紧张,害怕。


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男人抬起她的下巴,让她正视自己。


“你……”康雨霏小鹿似的双眼在看到男人脸上的面具时,不禁有些呆了。


竟然是一张面具。


康雨霏想过千万个可能,可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,不过虽然看不到他的脸,但是从声音和那只大手来看,应该不会很老吧,至少没看到皱纹。


“我……我不后悔。”


男人没再说话,走了出去,康雨霏暗松了口气。可是这口气还没吐出来,他又回来了,而且还拿了一瓶酒和两个酒杯。


“太过紧张不利于受孕,喝点,可以让你心情放松。”男人将酒杯放在小桌上。


康雨霏的脸‘刷’的一下红了,气吗?恼吗?或许都有,不仅如此,还有一种被羞辱的愤怒。她没说话,拿起一杯酒就像喝饮料一样,一口气喝光了。


“这酒很贵吗?”康雨霏很想吞了自己的舌头,那怎么能说出这么没出息的话。


男人明显怔了下,而后端起酒杯,放在鼻前深呼吸。


康雨霏看向酒瓶,1982年的拉斐。


“不会,几万块而已。”


康雨霏脑中轰的一下,胸中一股无名火‘蹭’的往上一串。很想将酒泼到男人身上,可是她还没有付诸行动,白色的地毯上就多了件白色的衬衫。


“你……”


康雨霏本能的抓紧了自己的T恤,心跳莫名的加速,在触及男人那麦色的肌肤时,惊慌地闭上眼。


“我……”


“你要是喜欢,可以多喝一点。”男人低沉,魅惑的声音似乎还带着点笑意,康雨霏睁开眼,看到的是男人肌理的后背。


她呆呆地看着男人仿若无人地走进浴室,关上门。


浴室传来的哗哗的声响,透过磨砂的玻璃,她能看到里面站着的那个男子的高大,也能感觉到男子壮健的体魄。她的双手不由握成了拳,大气都不敢喘。


康雨霏知道她已经没有了任性的权力,妈妈每天都在和死神搏斗,忍受着痛苦的化疗,还有那高昂的医药费。这一个月来,不仅用光了所有的积蓄,为了筹集昂贵的医疗费,她古巴去夜店卖酒。在那里总会有些想占女人便宜的男人,可是为了赚钱,她都忍下来了。


胸口似是被人刺了下,有些痛,而后这种刺痛,顺着心脏的脉络,漫延,她自嘲地笑了下。这个时候她还有什么资格清高?还有什么资格提尊严,尊严换不来妈妈的生命,清高换不来高昂的医疗费。康雨霏第一次体会到了金钱的价值,而她没有清高的资本。


这时候浴室的门被推开,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。腰间围了纯白的浴巾,古胴色的肌肤上,滴着数点水珠,划过他的肌理线,混身散发一股慵懒而又致命的味道,只是脸上的面具依然没有取下。


只见他随意地用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,光着脚,似散步一样,悠闲的走向康雨霏。

康雨霏猛然抬头,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惊慌无措。


“你不必紧张,我们有一晚的时间,你可以当我是你男朋友,或者任何你喜欢的男人。”男人慢条斯理,低沉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的情绪。
“我没有。”


签合同前,何律师曾冷血地问过她是不是处女。她当时羞愧地举起了手,那位何律师却不带感情地说了句,“只有干净的女孩才有资格。”
和那个时候比起来,金主今晚的话已经不算什么了。一咬唇,逼回眼中的湿润,放下所有的尊严,在金主面前脱掉了身上的衣物,双手抱在胸前,遮住了那道诱惑人心的风景,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
她能感觉到男人带着兴味的视线,可是他却没动,反而执起了一旁的酒杯。暧昧的气息在房内缓缓升起,灼热的空气就像刀子凌迟着康雨霏的尊严。


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,突然间腰上便多了只大手,身体本能地轻颤,他的掌心很烫,顺着她的身体的曲线一直往上抚来,到了她裸露纤直的背上,呼吸开始急促,康雨霏不知道此时做出什么样地反应金主才不会讨厌,只是无措的站着……


正迷茫时,男人突然把她拦腰抱了起来,快步往床边走去,她惊慌的抬眸,看到的却是金秀贤那张好看的脸,心头一片苦涩,今晚她的第一次就要给这个男人了?一个不肯露出真颜的男人,一个不知道姓名,年龄的男人……


正在想着,她的身体已经接触到了柔软的床铺,心跳,骤然加快……


“不必紧张。”男人魅惑的声音自头顶传来。


“我……我不会。”手无措的挡在两人之间,紧咬着下唇,眼睛甚至都不敢往男人身上看。


“你只要放松,剩下的交给我即可。”男人的手抚上了她的唇。


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头顶涌,她闭上眼,身体开始不停地颤抖。异性灼热的气息喷在她脸上,微凉的轻触在唇上扫过……


“乖女孩,放松……你很漂亮……”低沉的嗓音,赞美的话语,似是有催眠的作用,她的双手慢慢移开。


粉红色的唇像半透明的果冻,在室内柔和的光线下,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
唔,颤抖的唇,带着意想不到的甜美,唇间低声的如同小兽般的幼鸣让人忍不住想深入期间。


电流在两人的唇齿间触动最深处的需求,让深藏着的快乐渐渐地浮了上面来。


害怕到了极点,反而意外的睁开了眼睛,男人的脸离她那么近,近到可以看到黑眸里那个小小的自己。


“真是个可爱的小东西,没人告诉你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吗。”男人不断的吸取着她的甜美,在呼吸的空隙时轻笑着问。


她听话的闭上眼,脑中一片混乱。


明明是陌生人,却可以贴得这么近,这么近,唇齿交融,好象是世上最亲密的一对。


当疼痛尖锐来临,康雨霏眼角滚出两滴晶莹剔透的泪水,就算此时他们紧贴在一起,可是两颗心还是隔着很远很远。


“放松……”男人停下了,在她耳边柔声安抚,柔哄。


男人温柔地吻上了她的双眼睛,而后鼻尖,脸颊,再是嘴唇……




清晨,阳光透过落地窗射入屋内,康雨霏睁开了眼,身体像是被辗压过,酸痛。


面对满室的纯白,她的思绪有片刻的短路,但很快,那哗哗的水声,拉回了她的理智。


“醒了,你可以多睡会,你妈妈那不用担心,何律师会安排好。”男人依旧戴着面具,只是声音少了几份温暖。


“谢谢,我要去医院陪妈妈,晚上我自己过来。”康雨霏婉拒了他的好意,其实她想问的是他什么时候可以捐骨髓。


“有什么需求,可以和何律师联系,晚上,他会去接你。”男人很公式化道。


看男人就要走出去了,康雨霏还是没忍住,“嗯,请问我妈妈什么时候可以手术?”


“在你怀孕后。你母亲那你不必担心,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,而且在手术前需要先化疗……”


“我明白了。”康雨霏低首,虽然合同上写明了,可她还是希望能早一点。


可现在看来,与其期待这个男人大发善心,不如期待自己早点怀孕,不过最快恐怕也得一个月。


男人离开了,康雨霏坐在床上发呆,她手放在小腹,这几天是她的排卵期,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很努力,她希望这里能尽快孕育小生命。


那天早上,康雨霏下楼的时候,并没有看到男人,但别墅里多了个中年女人,而且有现成的早餐,让她意外的是何律师竟然在这里,之后何律师送她到医院。


日子就在期待和纠结中划过,直到康雨霏大姨妈如期而至。康雨霏有些沮丧,还有些失落。每天陪着妈妈做化疗,心像是在被凌迟,可是没想到自己的肚子这么不争气。


妈妈化疗结束,现在的情况很适合做手术,可是她却不能向金主开口。


在煎熬中又过了半个月,这半个月来,每天晚上金主都会准时出现在别墅,康雨菲也提过请他先捐骨髓,她一再保证会帮他生下孩子,但是金主始终没有松口。


这天早上,眼看着金主又要离开了,康雨霏鼓起勇气喊住了他。


“请等一等,我妈妈现在情况很好,医生说这个时候手术会比较好。”


男人穿衣服的手顿了下,并没有回首……康雨霏的心一点点下沉。


久到好似有一个世纪那么长,康雨霏终于此生听过地‘最动听’的声音。


“你这段时间排卵期,如果还不能怀上,就安排你母亲手术。”


“谢谢,即使这次没怀上,我也会遵守约定的。”话一出口,康雨霏就难为情地低首。


“你母亲的病你不必太担心,过于忧郁,影响受孕。”


康雨霏险栽倒床下,男人的话太不舒服了,快一个月最多了,除了生理期那几天,每天晚上,他们都在一张床上,做着最亲密的运动,可是说过的话很少,男人说的最多的就是‘受孕’这两个字,似是在提醒康雨霏,她只是一个商品。


“我知道了,我会调理好自己的情绪。”康雨霏咬着牙,忍受着屈辱下了床。


接下来的日子对康雨霏来说,更是煎熬。这天,她买了验孕棒,自己悄悄地做了个测试。


“一定要怀上,一定要怀上……”她低喃着,闭上眼,拿着验孕棒的手有些颤抖。


一分钟过去了,两分钟过去了,她就一直低喃着,大约五分钟后,她再睁开眼,当验孕棒上那两条红线映入眼中,康雨霏一阵晕眩,而后惊喜涌上心头。


妈妈可以手术了,不必再等了。


晚上,康雨霏留在医院陪妈妈,直到那边何律师打电话过来。


第一次的时候,康雨霏并没有接,她不否认,自己存了点小小的报复心理,这段时间她每天都揣着小心,生怕得罪了金主,不肯捐骨髓,就当小小的报复一下吧。


她发了信息给律师,同时将白天的孕检报告一并拍下发了过去。


没想到,第二天一早,何律师就赶到了医院。


“何律师,这是验孕报告,请你帮忙安排一下我妈妈的手术。”


虽然这样说有点不近人情,但已经耽误太多时间了,她做这一切,都是为了让妈妈早点康复,妈妈是她唯一的亲人,她不希望有任何的意外。


“康小姐放心,我这就去申请手术时间。”依旧是公式化的语气,不过康雨霏已经习惯了。


果然,这个世界有钱好办事,她这边一说,手术就安排好了,而且非常的快。手术很顺利,术后的恢复也很好,并没有产生排斥现象。一个月,终于可以安排出院了。原本她还希望能向金主当面说声谢谢,可是直到妈妈出院,康雨霏都不曾见到金主。


“妈,你先坐会,我去办出院手续。”看到站在门外的何律师,康雨霏向扶着妈妈坐下道。


“康小姐,你母亲的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,孕初期请康小姐注意自己的身体,先生为小姐安排的是天使医院……”


康雨霏并没有说什么,既然他们都安排好了,她也省得自己再烦心,就是心里有些别扭。


“好的,如果何律师没别的事,我要回家了。”


离开了医院,康雨霏的生活相对清闲了很多,面对妈妈的一再催促,康雨霏很是头痛。


手术的费用,她用好心人捐款和医院减免手续费搪塞了过去。妈妈出院后,一直催促康雨霏回到学校。本想以休学搪塞过去,可是再过二个月,肚子就会出来,到时也无法向妈妈说清。


思虑再三,康雨霏决定还是以上学为由离开,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妈妈知道,能瞒一时是一时。现在让她不安的是离开,要如何向孩子爸爸那边解释,毕竟医院什么的,他们都是安排好的。


天使医院妇产科。


做了各项常规检查后,医生又建议康雨霏做个B超,至于为什么并没有说。反正她只要配合就行了,其他的一切事宜金主那边都安排好了,可是当她拿着B超报告单的时候,纵然再不懂医学,也看出来了。


“两个胚胎,怎么会是两个胚胎?”她低喃着,有些不敢置信,两个胚胎是不是表示她怀的双胞胎。


呆愣了好半晌,连医生说什么都没听清。她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。


“医生,可不可以暂时为我保密,我想……我想给家人一个惊喜。”康雨霏惊喜又‘羞涩’地向医生请求。


她一再的恳求医生代为保密,并拿回了B超。


未完待续



康雨霏终于怀孕了,但是瞒着大家要求医生保密的行为真的只是想给人惊喜吗
戳【阅读原文】查看精彩后续


注:本文转载自网易文学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上一篇 下一篇

评论



打赏支持本站


微信打赏

支付宝打赏

最新加入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