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羞涩难当,他还迫我长大双腿




头顶上晃眼的吊灯,刺鼻的消毒水味,白色的墙壁,来回走动的白大褂……对于身体倍儿棒,从来没住过院的余慕安来说,手术室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好奇,余慕安想,如果她不是躺在手术床上的那个人,或许会兴奋的在手术室里参观起来。


“把腿分开。”主刀医生吩咐一句,清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温度。


余慕安回神,脸色变得有些苍白,可更多的却是羞耻和愧疚。她呼了口气,缓缓将腿分开一条缝,虽然还盖着手术布,可下身依旧很凉。


“再分开一点。”那医生又督促一句,有些不耐烦似的,“多的时候,我一天做十来个人流手术,不用不好意思,我看多了。”


余慕安死到临头还不忘调侃,盯着天花板,“可是我是第一次做啊,怎么能好意思?”


“这个时候知道害羞了,早前怀上孩子的时候怎么没想到?”那医生并不买账。


一句话将余慕安的心击碎成渣,她一下子咬住唇,抬手在小腹上摸了摸。


谁TM知道会怀上孩子啊!一个月前的意外,让她丢了第一次不说,竟然连孩子都怀上了!更可恶的是,她竟然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!不知道!她的人生,还有比现在更让她抓狂的时刻吗?要以一种无比羞耻的姿势,做一个难以启齿的手术……


“调整好呼吸,马上就要麻醉了。”小护士对余慕安开口,推着麻醉机过来,拨弄了下那个奇怪的机器,将面罩摘下来,放到余慕安嘴上,打开机器,“继续呼吸就可以了。”


而另一边,主刀医生已经拿着刀剪磨刀霍霍,一切准备就绪。


余慕安像个待宰的羔羊,乖乖听话。她试探的稍微吸了几口气,没感觉到有什么异样,只是觉得身子变轻,眼皮却变沉……


孩子,妈妈对不起你。余慕安闭上眼,心里默念一句,虽然对肚子里这个孩子没有什么感情,可是,毕竟是跟自己骨肉相连的小生命,真要拿掉,愧疚又不安。


哐!


就在余慕安思绪飘渺,好像要沉入梦乡之际,却听到撼天动地的一声巨响,一个激灵又睁开了眼。


手术室里的人都吓了一跳,余慕安都忍不住偏了偏身子,隔着面罩,声音闷闷的,问,“地震了吗?”


哐!


话音刚落,又是咣的一声,仿佛在门外。余慕安后知后觉的看向门口。


主刀医生连忙招呼一个护士去把门打开,只是那小护士还没跑过去,手术室的门却被人从外面撞开。下一秒,呼啦呼啦十几个墨镜西装、身材威猛的男人跑了进来,余慕安吓得身子一缩,将面罩一下子拔了下来。




“你,你们是什么人!”那主刀医生手里拿着手术钳,哆哆嗦嗦的后退,其他人也是凑成一团的往后躲。那群保镖面无表情不说话。

拜托……余慕安躺在手术床上,心里叫嚣,你们这群白衣天使把你们的病人忘了……


哒哒哒……


安静中,一道沉稳的脚步声传入众人的耳朵,所有人都察觉到什么一样,屏息凝神的等着,而那群保镖齐刷刷的弯下了腰。


不一会儿,一个男人进入视线。男人气场很强,个子很高,身材很好,一头短发随着他的步伐有微微飘动,那张脸如雕似刻、棱角分明,高挺的鼻梁、菲薄的唇,尤其是鹰眸里闪着深邃的眸光,仿佛能洞悉一切。


他走进手术室,成为最闪耀的王者,掌控一切的气势将所有目光都吸引过去。


余慕安呆呆的看着来人,抬着头仰望,还没从男人帅气的模样中回过神来,有些麻醉的脑袋里却灯红酒绿的闪烁了起来……


“喝酒,喝啊!继续喝……”


“你是我看上的男人……”


“别咬我……你太猛了……”


浑身的神经一起跳动了下,余慕安想到一个月前那个噩梦般光怪陆离的夜晚,觥筹交错,灯光暗淡,还有醉酒后一场荒唐缠绵的一夜。难道……


男人薄唇微张,盯着病床上的余慕安,眉头稍纵即逝的一簇,声音低沉性感,却带了丝怒气,“手术完成了?”


余慕安一惊,连忙伸手将手术布扯了扯,挡住自己的小腿,然后摇了摇头。


男人将余慕安的动作都看在眼里,不屑的哼了一声,嘴里却说着,“很好,带走。”


“带,带走?”主刀医生上前一步开口,“可是……”


男人的视线在医生身上定格,“谁敢拿掉她肚子里的孩子,我就敢拿掉谁的脑袋。”


余慕安倒吸了一口冷气,还没来得及反应,身边却围过来两个保镖,一左一右架上她的胳膊,拎小鸡似的将她从手术床上拖了下来。


“啊!放开我!”刚直起身,余慕安就有气无力的大喊,“我下面没穿衣服!”


男人下意识的看向余慕安,果然,手术布从余慕安身上划落,她浑身上下只穿着宽大的病服上衣,衣角包到屁股,露着修长笔直的双腿……男人眼神深谙了一下子,心底有一簇火在烧,好像回到那个缠绵的夜,温热又迷离的触感,让他欲罢不能。


可就是这个女人,竟然拐了他的种跑了,害他好找!


“把她包起来。”


男人一声令下,几个保镖捡起手术布,把余慕安裹成粽子,不留一点肉,扛着就往外走去。


“啊!喂!”余慕安横在保镖肩上,软绵绵的拳打脚踢,“你们是什么人啊!快放开我!救命!救命啊!”


“别吵。”男人厉声开口,跟在扛余慕安的保镖后面,正好与抬起头来的余慕安对视。余慕安一下子迷失在男人深邃的目光中,从他墨黑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狼狈的缩影,嘴里的叫嚣渐渐变弱,哼哼唧唧的,“你们到底是谁?你们这是绑架!你们要带我去哪里?”


“我是你肚子里孩子的……父亲。”男人挑了下眉,电力十足。


余慕安瞳孔颤缩了一下子,果然,果然刚刚她的感觉没错!果然是这个男人!


“混蛋!你这个混蛋!我要杀了你!”余慕安一下子被激起怒火,重新挥舞起手臂来,“你这个流氓!害我晚节不保,我要杀了你!放开我!放开我!”


男人微微颔首,余慕安没有准备的,就被保镖‘放’了下来,还没站稳就差点扑倒。


“就你这样,还想杀我?”男人哼笑一声,上前一步,伸手圈住余慕安的腰,胳膊像铜墙铁壁一样箍着她。


“你究竟是谁?!”余慕安咬牙切齿的问。


“封衍。”




封衍,帝豪集团总裁、荣旗银行行长、国内第一石油行业的首席顾问,他的名号随便拿出一个来,都会闪亮的让人睁不开眼。二十八岁的他无疑是荣城,乃至整个C国商界,最耀眼的一颗明珠,他手下的产业涉及衣食住行等各个方面,赚的钱连起来可以绕地球几个圈了。


钱财不算什么的话,那么权势一定是封衍留给人最深的印象。


封衍的势力大到可以影响选举的结果,谁得到封衍的支持,谁就会赢得选举,于是乎,政府何止礼让三分,更是对他百依百顺,甚至是讨好。


坊间一直流传,荣城的天下,实则是封衍的天下。


而促使封衍这么年轻就成为商界传奇的原因,除了家庭本身的支持,更多的,却是他不择手段的行事作风。


余慕安眨眨眼,使劲盯着眼前这个男人,好像在确认自己是否在做梦一样。荣城最尊贵的男人啊,自己竟然怀的是他的孩子!命运跟她开的玩笑未免太大了。


而走廊外面,陪余慕安来做手术的舍友钱多多刚从厕所出来,看到余慕安被人‘非礼’,叫嚣着就冲了过来,却被几个保镖围成的人墙拦住了去路,只能挣扎着大吼,“啊!你们是什么人!放开安安!”


封衍脸上没有表情,冲钱多多说道:“我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。”


“……啊?”钱多多嘴巴一张,惊得嘴里都能塞进鸭蛋去了。余慕安怀孕的事,自己可是唯一的知情人,她威逼利诱一个月,结果得知余慕安也不清楚自己怀了谁的孩子,没想到啊没想到,孩子爸主动找上门来了!


余慕安贴在封衍怀里,他的体温、他的呼吸、他的心跳,都让她这么,意乱情迷,仿佛一个多月前的夜晚重新演绎了一遍。可是……


“你怎么知道孩子是你的?”余慕安眯了眯眼,忍着昏昏欲睡的冲动。


封衍比余慕安高出很多,睥睨着她,听到她的话,薄唇微张,幽然道:“我不至于连自己的孩子都弄错,而你,余慕安,20岁,荣城大学物理学院二年级学生,父亲是荣城大学物理学系教授,母亲是荣城大学古典音乐学院荣誉院长,对吗?”


余慕安一下子震惊了,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
封衍并没有回答,继续开口,“一个月前,1918club,2楼008号VIP包房,是你。”


那间包房里富丽堂皇,竟然还有个休息室,床褥俱全,那张床很软,身上男人的呼吸声很沉重……


“你……”余慕安像只被煮红的虾子,全身都泛着红,“就算,就算是我又怎么样!”


“那孩子就是我的。”封衍的表情毫无波澜,“我想要你肚子里的孩子。”


“你做梦!”余慕安毫不客气开口,仰着头冲男人道:“这肚子里的孩子是个意外,我明天就做手术拿掉,你想要孩子,让别人给你生!”


听到最后一句,封衍突然皱了眉。



钱多多焦急的冲余慕安喊道:“安安,你别激怒他啊!这么多人,我们打不过啊!”


“你见我怕过谁吗?”余慕安翻了个白眼。


“哦?”封衍听到,忽然勾起嘴角,妖孽似的,反问,“那余小姐既然谁都不怕,就是代表,怀孕的事可以告诉你父母了?想必他们做了外公外婆,应该会很开心吧?”


余慕安一惊,好像被人踩到了尾巴,神情极不自然起来。


他们老余家可是世代书香,规规矩矩做人,堂堂正正做事,拥有着八章五十六条家训的严格家教,要是这‘未婚先孕’的事情事情被长辈们知道了,绝对……绝对没有活路!


“你到底想干什么!”余慕安咬牙切齿的再问一句,伸手推了推封衍的胸膛。


“把孩子生下来。”封衍紧了紧手,将余慕安彻底圈在自己怀里。


“然后呢?”余慕安问。


“然后就没有你的事情了。”封衍微扬着嘴角,可笑意不达眼底,“在你怀孕到生子这段期间,我会给你最好的照顾。”


钱多多一听,恍然大悟道:“哦!安安,我知道了!这男人是想让你做生孩子的工具!别答应他,安安!”


余慕安下意识的捂了下肚子,“你……你以为你是谁啊!我凭什么给你生孩子!快放开我,我去做手术!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毫无瓜葛!”


封衍突然扬起嘴角,讽刺的一笑,“余小姐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吗?毫无瓜葛?笑话!现在,在这个世界,跟你最有瓜葛的人就是我。”


说完,不等余慕安反应,忽的勾住她的腰,一个用力将余慕安扛在了自己肩上。这个女人,非要逼自己出手……


“咳咳……”余慕安感觉天旋地转,脑袋里一下子供血不足,差点晕过去。


“哇,好帅!”关键时刻,钱多多临阵倒戈,不由得发出一句感叹,等封衍扛着余慕安走出好远去,她才猛地回过神来,提起脚步就去追,“喂!放开安安!你们到底是什么人!我要报警了啊!”


“钱小姐。”走在最后,那个保镖模样的人突然回头,眉目清秀,眼神却狠戾,开口冲钱多多道,“若您识趣的话,就不要再追了,我们封总亲自来拿人,这说明他势在必得。至于您那位朋友的安全,她现在怀了封总的孩子,一定是最尊贵的客人,您无需担心。”


“可是……”


“冷少卿,我的名片。”那保镖递出一张烫金名片,“如果您是担心余小姐的安危,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。我先走一步。”


钱多多颤颤的接过名片,看了男人一眼,心跳不争气的加速。再回过神来,余慕安的身影已经被推着拐出走廊,拐角处只剩冷少卿的一片衣角。钱多多抬起名片看了看,帝豪集团总裁特助,那他说的封总不就是……封衍?!


“我的老天爷……”过了好久,钱多多才反应过来,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,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,“安安的肚皮可真争气,怀了个金娃娃!这,这是要彻底变凤凰啦?我的妈呀……”





未完待续






  余慕安这下是要怀上龙胎了吗?

戳【阅读原文】查看精彩后续


注:本文转载自网易文学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上一篇 下一篇

评论



打赏支持本站


微信打赏

支付宝打赏

最新加入

最新评论